Ling San
文章4
标签0
分类0
论天道

论天道

论天道
  我这天道,是从道家思想中断章取义而来的,毕竟大道难以言说,姑且将我对大道的体会而论天道的话,我认为这个世界不是二元对立的,也并非那些形而上学的事物,我所指的天道,意指宇宙万物的规律。
  《道德经》开篇即题“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从我之观点来看,这段话的意思是凡是可以言说的道都不是真正的道;凡是可以说得上称呼的名,那都不是真正的名了。就像我现在说的这些话语一样,和我本人见解多少有点偏差,因为感悟是没有办法呈现在纸上的,不管多么高深的见解,若是以言语承载出来,必有漏洞和偏差,必然有一定的局限性,所以就让我这样,姑且错误地来论道吧。
  有人说:“宰相的肚子能撑船”,但又有一句古话“无毒不丈夫”或者是“有仇不报非君子”,为什么连道理之间都会互相对立?我们是否要去学习这些道理?这些道理是否没错?不急,我们慢慢来分析,以我自己的观点来看,之所以会演变出两种不通的道理是因为适用的情景不同,因为万物是变化的,事情的各类条件以及起因的不同,会有不同的处理方法,在不同的情景下采用不同的道理,二者并不相互对立,只是应用的情况不同。真正学会这些道理,对我们受益匪浅。道德要我们不要撒谎,但我们有时候会为了安慰某人而说出善意的谎言,这从常识来看是对的,善良的举措。但是你如果是从糟蹋简单的二元逻辑的方面来说,那想要证明这是对的就有点困难了,你说这是帮助了人,这是善。二元逻辑会反驳你说,道德让我们不要说谎,你是错的。很多事情都是这样,从你的见解上来看,明明知道它是对的,但是你很难证明他是对的。这也是言语的局限性了吧。
  倘若万物都依照人们言语上的逻辑来运作的话,那事物的变化也就真的简单了吧。但事物并不会按照人们主观的逻辑来变化,而是依照天道,依照自然本身的方式运作,是十分复杂的变化。而不是简单的非对即错,二元对立。我从天道受益的感悟也是难以言说的,单单依照理性和头脑是理解不了道的,要用心去感受,从生活中收获其中的玄妙。
  大家都在学习先进的东西是好事,但若果连糟蹋都不加辨析而“拿来”的话,这样的进步还真不知比以前先进在哪。西方非对即错的二元论,我认为我们要谨慎地使用,它是人的逻辑,而不是天道的逻辑。
  如果说别人同自己的观念不同,就会被扣上右地帽子,而自认为自己的方向永远在左。“二极管”一词暗讽地就是这些人,这天地间地变化从来就不是可以简单地二元对立起来的,连善恶也不可以。
  倘若凡是都简单地二元对立,都不假思索全盘死守的话,倒不如一知半解。人类的进步也不是这样的,而是包罗万象的,而这才是顺应天道,顺茵自然的。人的心如果也能如此的话,离大同社会就不远了。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损不足而奉有余;顺应天道而行,一切都能化解了。然,我对天道的理解用言语表达,就已经有了局限性,因为见解是不可分享的。望将来之环球,亦能大道敞开,歪门邪道之路尽遮蔽。

云的回忆

云的回忆

  人们常言回忆,回忆过往的光景和美好,那么,难道只有人有回忆吗?其他的事物就没有吗,显然不是这样的。比如云就有,云就有属于他流浪生活中的美好回忆,从他从自己的故乡出生开始,在生命终结前便一直在世界各处流浪,而这些回忆都被刻录进自己的形体中。
  他见证了世间的万物更替,朝代的易主变更,作为这颗星球上年老存在已久的长者,他却始终坚持自身的干净,不被万千浊物所玷污,即使不幸染上污浊,不久也会被排出体外。他一直坚持着属于他自己的道,从未改变过。在阳光的照射下则会显得更加美丽,阴暗分明的形体,不断变化着自己的造型,静静注视着地上正在发生的一切。又像是过客一样,悄悄地来,将回忆深刻带走,却悄悄离开。
  有时在纸醉金迷的大城市里,有时在逍遥自在的乡野里,看着欲望都市下拼命的奋斗,不由得感叹世间生活的变化,然后悄悄地离开了。看着乡间金色的麦穗跟着风低首又低首,倒向了不远处的林海。白鹭们在林间栖息,窃窃私语地议论着在田野间干活的农民同志们,收获成熟的麦穗,像是一粒粒金色的果实。农民同志们笑着,又转头望向与乡野格格不入的列车轨道,悬空而立,下面由结实的石柱所支撑着,这样的高铁通道在我们本地特别多,横跨城市和乡野。突然传来列车碰撞轨道发出的巨大声响。一辆列车驶来,里面的人远眺下方的光景,快乐地享受着乡间的宁静。云看着这一切,也放慢了自己的步伐,与空中侧躺看着这人间的大好风光。旅者的快乐不在于结果,而是在旅途的过程,存留下来的美好记忆。对于云来说,也是如此吧。
  不论白天还是黑夜,云也会一直走下去。云的旅程总是没有尽头的,他也不知自己最后的终点,但正因如此,旅游才是美的,当我们达成目标时候,往往都是有一阵失落感,我们所得到的并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只有过程中,旅途过程中对目标的想象和期待才是最快乐的。所以人们才会乐此不疲地去旅行,去寻找属于自己符合自己想象的完美目标吧。白天早贪黑起来干活,晚上也很晚休息,为了自己的目标,我们也是一直在努力呢。尽管路上艰难险阻,目标也可能没我们想象的那么美好,但是保持一个初心坚持向前,收获的可不仅仅只是目标,我们也才会在这个居无定所的世界里乐此不疲继续着我们日复一日的旅程吧。享受着过往旅程的回忆,不断前进着
  又是一个清爽的早晨,云先生又开始了自己的旅行,这回他又会去哪呢?

网络发展真的是正向的吗?

网络发展真的是正向的吗?

  1987年9月20日(和1986年的有所争议,普遍认为1987年是第一次,所以这里取1987年),我国首次将电子邮件发送给远在天边的卡尔斯鲁厄大学的一台计算机上,上面“越过长城,走向世界的”的宣言,宣告了我国正式进入了互联网时代,如今经过了34年的发展,我们从“Email Only”走向了“Full Function Connection”,我们的网络环境越来越利于我们获取信息,越来越利于我们的生活。然而,网络的发展真的是正确的吗?截至今年上半年,光手机网络使用人数就已经高达9.86亿,对比2010年12月底我国网民总数也只有4.57亿,还不及现今手机使用人数的50%,但虽然使用人数多了,但是网民的素质,乃至网络的风气却是呈逐年下降。有时候我在想,网络的发展究竟给我们带来了什么?带来了便利,同时也带来可以不负责任言论自由的平台。这点不管是国内还是国外都是一样的。
  以我个人的所见而言,我常常活动的站点17年风气仍然是偏向正向的,有少数的杠精之流活动,但大多数的用户都是友好的,会为视频转载者和制作者的不易打上“好人一生平安”,整体氛围是和谐的。但是那个站点的素质愈发低下,正向的用户越来越少,取而代之的是谜语人和杠精越来越多,杠精大家都知道,谜语人又是些什么呢?即说话阴阳怪气,说话不明其意的回答,让人分不清他到底到底是赞美还是反讽,这种情况在谈及政治的模块尤其常见,那些谜语人常常会给别人扣帽子,抹黑祖国,比如关于国内资本的讨论这个板块尤其明显,资本家固然是狗,但是这些谜语人也好不到哪去。
  他们不知道国家发展问题是因为什么导致的,但是他们知道只要无脑抹黑祖国就一定能够显出自己的“高贵”,不去全面地分析问题所在,只会无脑的跟着反串实力和自己“独特”的思想走,别人在他眼里要么是左要么是右,一和自己意见不合,是左也会马上被扣上右的标签。他们单纯只是一堆半吊子,只能看到短期的问题弊端,看不到长久的发展。单论网络上一直存在的“精苏团体,这个当然不是指真精苏,而是假精苏,一部分是玩梗的,另一部分就是只看到苏联的军事实力强大的小鬼,谈论到政治问题,多是“借苏讽中”,殊不知苏联的问题也很多,不比国内少,如果真有他们说的“苏联二三十年实现了道路,中国却是越来越开倒车”之言,那么苏联为什么会解体?他们只是单纯看到网络上媒体所言而感觉苏联强大的半吊子,国内选择性放弃国家的强大之处,而是无脑抹黑中国。资本固然是狗,但是只说不做没有任何意义,尤其是那般谜语人,你们要是不满国家的不好之处就把她建设更美,对苏修崇拜(他们所崇拜工人待遇极好的苏联就是强大后走偏的苏修。。。。。。。),对中国反动算什么本事?
  究竟是因为网络发展中外国输出的扭曲知识影响了部分新一代的世界观,影响了网络风气;还是说本来就是这样,只是网络将他们暴露了出来,如果是后者的话,把网络扳回正向尚且可以,但若是前者的话,就属实困难了。网络的发展是必然的,但是相对应的素质也要跟上,现在风气如此,不代表以后风气也如此,但是要改善风气就得经过长期努力了,提高人们的普遍素质,不被国外的消息扭曲价值观才是重要的。苏联的新一代就是被美国之音所迷惑,加之社会矛盾严重,正红旗的“苏联贵族”可不少。我们绝不能像苏联一样,在网络方面要守住自己的阵地,不被敌国的信息所迷惑,坚信自己的信仰,不做反复横跳的二极管。
  国内网络发展是正向的吗?但考虑对社会的贡献而言,是正向的,但是如果考虑网民素质的问题而言,那便是反向的,提高素质,不被反动信息所迷惑。得到全体网民素质能从全面分析问题的时候,那便是正向的。

回乡一游

回乡一游

  今年夏季,我回到了我儿时的老家看望老乡的朋友们,川厂过去还是乡间特有的难走的土路,经过十几年的发展,我这个亲爱的老家也获得了巨大的变化,修了新路,发展了经济,家家户户基本上都能给自己在这里的老房子翻翻新,建起新房。但是发展并没有影响乡村的绿色,反而是使自然与科技相适应,让乡村发展速度紧跟在城市的发展后面,使乡村中也建起了不少洋气的楼房。杂乱的石子土路也遭大改,整洁的路面让每家每户的来往变得更加方便。大家所经营的用地也以平整的正方形划分。而最大的变化是修起了一条环形的超长大路,它可以通向别的乡村,也可以作为一条由乡村快速入城的“直道”,各个乡村都有修建,方便交通。从我们这一面看去,没准另一边也有乡亲父老也在看过来。而且它的路面很高,可以看到远处的房屋与大伙们的庄稼。这里来看风景也是极好的。这条路右侧能完整看到我们本地的母亲河,左侧没有城市中的高楼大厦的阻碍,远远眺望远方,也将乡间的风光尽收眼底。可不惬意?
就这样,我在新路上向前走了一段距离,左边映入眼帘的高楼大厦也逐渐稀疏,转而被洋溢着生命活力的田地所覆盖,不时从远方迎来一阵轻风,惹得小草低首又低首,勾得树叶“沙沙”低吟。在轻风的“挑逗”下,最后又归于平静。乡间的生活便是如此祥和吧,今天午后的阳光正好,温和地将万物搂进自己怀中,但我可禁不住这样的温柔太久,暴露在烈日下的我,不久便汗流浃背了,正好前方见到一个小铺子,在老板的许可下,我躲在阴影处躲避烈日的追杀(毕竟谁也不能承受一直在烈日下暴晒嘛,会中暑的啦!φ(゜▽゜*)♪)。
  从老板那里买了一根棒冰,边咀嚼着边习惯性地抬头望天,天上的流云还是那样“千奇百怪”,有像羊的、像轮船的、也有像飞机的、像一根面包的。。。。。。。我从以前开始就很喜欢在晴天的时候盯着天上的云,不仅仅是因为形态各异的云,更因为我认为云是世间少有的“纯净之物”,不受污秽所玷污,即使最后还是经不住而惹脏水上身,不久便会把身上那些污浊统统排出体外,要是我也能像云一样,把每件不愉快的事情都那么轻易抛下该多好,即使到现在,过去的一些不愉快的事情偶尔仍然会给我带来不快,如果我也能学会云的这一点该多好啊!带着纯粹的志向朝着一个目标前进,像流云一样,必然不会被繁杂琐事所绊倒,过得逍遥自在。
路的右边说过了,是我们本地的母亲河——闽江,水流平缓,由高向低缓慢推进,震出一层层波纹,轻敲着两旁的岩壁,平稳且有规律。湖水的动态流动在阳光的映衬下,像是流动的黄金一样,光芒四溢。在这个浮躁的现代社会,多少人为黄金和它迷人的光芒而坑蒙拐骗,辜负他人的信任,只为了金钱,殊不知他们已经丢掉了精神上的财宝。到老年时缺一无所有,既不快乐,也不悲伤,混混沌沌地度过快速的每一天。却找不到自己究竟想要的为何物,在这个快节奏的社会中。理应平静下来,留恋自己过往的回忆,有酸有甜,以快乐的心态度过每一天,一些事发生了便是发生了,此为“造化弄人”,不管再怎么去想也没什么意义。久思伤身、久坐伤肉、久视伤血、久行伤筋、久立伤骨。俗话说“六情病好治,七情病难医”,便是这样的道理。现代人的毛病基本都在上面了,让自己身体过劳又得不到什么好处,不如好好休息,不受物欲横流的社会影响,坚守自己的本心,像云一样纯粹、像水流一样平缓地度过生活,生活就是充满情调的,现在大多数的悲伤痛苦无非是自己久思的产物,事情想那么多没有任何意义,过好生活的每一天才是。
  看着远处的高楼大厦,再回视我所处的绿色乡野,还是不得不回到快节奏的生活中啊。。。。。。。无妨,只要心一直是平缓的,便能过好生活的每一天。